入冬

717 charwrite1 min read

一入冬,成都的天空总是灰蒙蒙,没有一丝生气,分不出是早上或是黄昏。窗前的银杏枝丫摇曳,叶缘染上了淡淡焦黄,活像一片炭烤奶酪。离上次动笔已不知有多久,挺好的,将单调的日子搅在一起,味道总要丰富许多。

屋外的枇杷树被修剪得只剩树干,光秃秃地杵着,毫无生气。像是遭遇狂风的雨伞,被呼啸着刮走了伞盖,只剩下一根杆子孤零零地拿在手上。据说,树是楼上邻居十年前所植,树苗价值一千。因为被修剪得太过激进,便与花工大爷爆发了一场口角。口角的细节不值一提,但楼上那老大爷着实令人不齿。几十岁的老男人,两分钟前的话可以立马否认,那么树的价值也是很值得商榷了。十年前的枇杷苗卖到一千简直不可思议,奶奶家的枇杷树是我和弟弟蹲在地上吃枇杷吐出来的,不花一文钱,长得还天高,可惜如今已成往事。

见贤思齐焉,见不贤而内自省也。

慢慢养成了 6:30 起床的习惯,再花半个小时洗漱和跑步🏃‍,神清气爽——和老婆一起。7:00 - 8:00 喝杯早茶,再阅读一些东西 —— 什么都好,由着性子来。我俩本不是容易困的人,打小也都没有睡午觉的习惯 —— 趴在课桌上装睡是一种煎熬,早起并不会对精力有任何影响。以前也试过多次,但都以失败告终,为了早起不断地精神激励,仿佛早起能带来多么大的好处,结果反而导致意志力迅速崩溃。现在这样顺其自然,反倒坚持了下来。

最近很喜欢去来福士吃「姐の烤肉」,日式做成的面子,川味做成的里子,味道自是讨我这个川人的喜。尤其中意她家的米酒,清冽绵柔,口感温润,回味甘甜。一直在各色店铺寻找这种米酒,试着买了几种,都不满意。酒水过浑、香味过浓、甜味过重、更可气的是后味返苦,简直莫名其妙。

把诗和蓝莓酱抹在荞麦面包上,用树隙里的阳光做件毛坎肩,跟猫狗以及啄窗的小麻雀说说话,往深夜的咖啡杯里 ...
⛳ Chengdu, P.R.C.
发表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