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intendo Switch

1932 chartoy3 min read

在 10 月 8 日便会发售 OLED 款式的情况下入手 Switch 颇有种 49 年入国军的感觉。好在这所谓的 OLED 款名副其实,仅仅是将旧机型的 6.2 英寸 LCD 屏幕扩大到了 7 英寸 OLED(有一说一,OLED 屏以及窄边框还是挺吸引人的,至少对我而言如此)。但是、但是,没有 4K,没有 DLSS ,没有修复手柄漂移,没有更新 CPU,依然不支持蓝牙耳机。那么在相同分辨率的情况下增加屏幕尺寸,这就意味着⋯⋯,这虽说不上是一种降级,但总觉得哪里怪怪的,毕竟⋯⋯五年⋯⋯五年⋯⋯就升级个这?(脑补梁家辉)。JFmh.jpg

è´­ä¹°

Switch 目前有国行、港版、日版、美版可选,大多数玩家的看法是——选日版就对了。由于「锁服不锁区」政策,国行Switch 可以运行国行的数字版游戏、实体游戏卡带,也可以使用其他国家/地区的实体游戏卡带,但是无法购买其他区的数字版游戏,无法下载 DLC,无法与外服联机,从而丧失完整的游戏体验。

虽然京东人送外号「二手东」,但是就我购买电子产品的经验的来看,京东依然是首选——多数人亦是如此。就算运气不好买到有瑕疵的商品,至少在退换货方面还算便捷。有京东物流的加持,退换货也能在两天之内搞定,不必如其他平台一样等上四五天,大大免去了枯等之苦。不过,海购的话就另当别论了……这次购买 Switch 我足足枯等了 15 天,从日本到广州清关完成便花去 13 天。

在这漫长的等待中,我先后在拼多多买了「塞尔达旷野之息」卡带,在宁波老猎人购买了「创世小玩家2」卡带,在少数派购买了「神秘国度」收纳包。以一种持续刺激的方式来安抚内心的躁动😫。

塞尔达旷野之息

从 Switch 到手便开始玩「塞尔达」,以目前的情况来看,「创世小玩家2」将会长时间躺在盒子里。因为「塞尔达」实在是太好玩了,而上一次给我这种感觉的还是小时候玩过的卡带游戏「魔法门」。这一款游戏我已经玩不过来了,要是「创世小玩家2」依然让人欲罢不能,我岂不是就是成天玩游戏的废人了。

从上手「塞尔达」开始,我记忆中已经经历过被烧死、摔死、淹死、炸死、冻死、射死、砸死、电死等各种死法,其中大多数是因为手贱自己作死。当我几乎走遍了海拉鲁大陆的四周,却发现偏偏对海拉鲁平原一无所知。从第一次被依盖队撵得慌不择路,意外闯入拉聂尔神道,到被基地里的猴子虐得怀疑人生。从第一次看见龙吓得夺路狂奔,到坐在乌拉伊特湖旁烤苹果薅龙角。穿上米法亲手所制的卓拉铠甲从雷兽山顶纵身一跃,来一次完美跳水。坐在萨托利山的废旧帐篷里,伴着山腰夜光石发出的淡蓝光晕度过一个忧伤的雨夜。换上海利亚服,举起照相机去左纳乌遗迹考古,看着两个呼嚎求救的松露小姑娘,我的内心已毫无波澜。在利特村找了一个上午的咕咕鸡,内心苦闷至极,脱去上衣调戏完雅达后大笑而去。被藏在门后的店主吓一大跳,再去染坊给头盔上加一点绿。穿上骚气的夜光紧身衣在荒野上遛骷髅,戴上波克布林面具混入其中再来一段晨间尬舞。崖壁掏鸟蛋,上树摘榴莲,湖里的鲈鱼很傻,一受惊便四处乱窜冲上岸。摘蜂蜜必被蜜蜂蛰,河边走必被八爪怪砸。海布拉滑过雪、哈特诺驶过船、格鲁德骑着熊,再来一次沙海象拉力赛。当逛遍海拉鲁,又一次骑着白马来到利特村,看着正襟危坐、垂垂老矣的英帕,才想起回忆任务。我是她的近卫骑士,我要去救她了。

林克,你还记得我吗?

如果说在找寻回忆之前,塞尔达的游戏体验是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,一场随心所欲的冒险。那么在找寻塞尔达回忆的过程,便是一次细腻、青涩的情感代入。塞尔达的母亲早早逝去,王国封印盖侬的重担便落在了年仅 6 岁的塞尔达身上。父亲也在对抗盖侬的重压之下对塞尔达十分严格,塞尔达感受不到任何亲情的关爱,一直陪伴在侧的只有林克。她深知自己的使命,尽管始终无法觉醒智慧之力,也在尝试着通过研究古代遗迹来保护他的子民。就连 17 岁的生日,她也不忘爬上拉聂耳神山,跨入冰冷的智慧之泉,向女神虔诚祈祷。当她失望地走下拉聂耳山,盖侬却意外提前复活。林克护着她一路朝利特村逃去,却被守护者打伤。为了保护林克,塞尔达终于觉醒智慧之力。随后安排人将林克送入复活神庙,自己将大师之剑带到克罗格森林,随后勇敢地独自面对盖侬,与盖侬孤独地对抗百年。

最后

不知道有没有小伙伴知道「魔法门」的真名,这个「魔法门」的名字仅仅是和发小一直玩时自己瞎安的,我在网上搜罗了很久也未找到。印象里有一块土地叫做「天府之国」,有格里芬等神奇动物。

把诗和蓝莓酱抹在荞麦面包上,用树隙里的阳光做件毛坎肩,跟猫狗以及啄窗的小麻雀说说话,往深夜的咖啡杯里 ...
⛳ Chengdu, P.R.C.
发表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