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大佛普拉斯》带着一种粗暴的直白,黄信尧唯恐观众胡猜,不仅叙事上平铺直叙,还在第四面墙开了个门。他倚在门边将故事娓娓道来,连粗浅的黑白与彩色都借肚财之口清楚地讲述,不留一丝过...

此刻我正坐在来福士广场 Costa Coffee 里一张摇摇晃晃的小方桌前,上面摆着一杯椰子香草拿铁和半瓶农夫山泉,拿铁是叶昕的最爱,而我正在减肥。瞒着家人偷偷休了假,本想用...

在距离折腾 ITX 的一年半之后,我的这台小主机终于等到了它的显卡 —— 讯景 6650xt。所以严格来说,这台性能一般的机器从开始组装到结束一共花去了 16 个月。而在当时...

五天时间,头三天帮弟弟操办婚礼,第四天回成都参加姑老爷葬礼,最后一天留给自己。恭喜弟弟新婚,祝他们幸福。新娘子家在成都,与绵阳算不上远,但若按照传统,早上从绵阳出发到成都去接...

没想到有一天会被不到两岁的儿子推进一个新坑。在玩具反斗城结账时,小伙汁安静的站在我这个老父亲腿边,结完账才发现,他已将放在柜台下的一辆多美卡小车拆了塑封细细把玩,不得不买回家...

在 Philips 279C9 中提到过的白色条形音箱去见马克思了,亟需一个新物件来遮住书桌上直径 8cm 的线孔。连接显示的线材增多,以及粗壮的线材本身也让原装显示器支架在...

又从宿醉中昏昏而起,若不是亟需喝水和放水,我应该能躺一整天。参加昨夜那场狗屎一样的聚会实非所愿,但谁又能斩断那根与生俱来的铁链。说到底,酒没有错。我喜欢独自坐在 2 号桌那个...

我曾一度以为「双拼」就是词语拼音首字母的组合,直到在知乎看到一篇有关「双拼」的文章才弄明白这个名词的含义。但也仅仅如此而已,当时我并没有通过学习一种船新的输入法以提高中文输入...

何志武 每天你都有机会跟别人擦肩而过,你也许对他一无所知,不过也许有一天,他会变成一个朋友或是知己。我是一个警察,我的名字叫做何志武,编号 223。 我们最接近...

下班回家时天已入黑,见一女子边看手机边闯红灯,优雅地在车流中穿行,着实为她捏一把汗。此类人大概是认定司机绝不会撞上去,却从未想过司机视野被前柱所挡或是慌乱中操作失误等意外情况...

跨上我心爱的小摩托,右手油门,左手离合。望向远方广阔无边的玉米地,深吸一口,气沉丹田。「咕咕咕——」嘴角不自觉地一阵抽搐,鬓角浸出一层薄汗。糟糕,时间不多。右脚用力一蹬,给油...